949494开奖结果香港
自断双脚救济总在曝光后
发布日期:2019-08-20 13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自断双脚,救济总在曝光后 44 岁的安徽定远县单身农民刘敦和,双脚受伤感染, 因没钱治疗,脚部炎症恶化并坏死。而后,刘敦和用茶杯碎 片自行割掉双脚。经过媒体多方报道,刘敦和的事情引起广 泛关注。 目前他已住院接受治疗, 其手术费用皆由捐款支付。 又见“自断腿脚” ,这跟去年 10 月媒体曝光的农民郑艳 良“自锯病腿”事件,听上去如出一辙――都是社会底层的 贫困者,都无钱看病,都选择以近乎“自残”的方式自行救 治;被曝光后,都引起舆论关注、地方重视、社会救助。 最终,郑艳良在多方救助下,劫后获重生;而刘敦和也 被定远县民政、残联列入乡、村二级救助对象,并由乡政府 牵头捐款……可以想见,他的命运也将迎来转机。但也要看 到,这种依赖聚光灯打照的命运逆转,既悲情也非常态化救 助机制。 就像躺在病床上的郑艳良曾担心: 随着关注度降温, 自己会回到锯腿前的等死状态。 与郑艳良有新农合医保,却付不起大病医疗的自付部分 不同的是,刘敦和并未参加新农合。这让人遗憾:治疗脚部 炎症乃至截肢,本属医保基础保障范畴,如若纳入新农合, 且特殊情况下自付比例能压缩至最低,刘敦和或无需悲情断 脚。 没参加全年只用缴一百来元的新农合,是因为短视,还 是因为“缴不起” (毕竟刘敦和极度贫困,参保费用或是笔 不小负担) ,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。但就“结果导向”看, 当地有关方面“跟着镁光灯跑”的救助方式,无疑有些被动。 对于刘敦和的生存困境, 当地村委会等本就知情。 试想, 如果基层组织能对特殊贫困群体建立起摸底和上报机制,对 这类群体“重点关照” ,采取多重帮扶方式,如给刘敦和式 贫困人群发放困难救助金时,先行拿出部分替其缴上新农 合,那刘敦和还会游弋在保障范畴之外吗? 从郑艳良到刘敦和,救济总在曝光后,说明了救助“反 射弧”的迟钝。其衍生的后果就是,有些困难者只能靠“自 断腿脚”类的悲怆形式,换取舆论关注,来摆脱困境。 而要规避这种悲剧,有赖于基层组织建立完善的摸底、 上报机制,并增强救助针对性,避免基本医保对困难群体的 覆盖“遗漏” ,实现社会保障和重点救助的无缝隙覆盖。只 有让制度性救济赶在前边,才称得上保障兜底;相反,事发 并曝光后的救助,虽不乏善意,但也只是被动的补漏。官方:法兰克福将威廉斯租借至纽卡斯尔联为期一年